看港湾 - 两岸三地新鲜事

首页 > 最新 > 正文

吴景钦:图利罪面临存废之考验

2018-02-14 00:02:00

吴景钦/真理大学法律系所副教授庆富公司诈贷案,高雄地检署宣布侦查终结,除起诉其负责人、董事、顾问、首席执行官外,却无任一公务员被起诉。这肯定让人难以接受,但从现行法制,尤其是图利罪的成立要件来看,实也不意外。就现实而言,很难想像公务员无收受利益而为人作嫁的行为,惟由于公务员受贿罪之成立,既须找到隐密性极高的收贿证据,更须证明行贿、受贿间的对价关系,就常陷入诉追障碍。故为了解决此等困境,我国《刑法》才有图利罪,以来防止治罪漏洞的产生。只是具有截堵作用的图利罪,于2001年,为了区隔便民与图利,即进行大幅度修正。除在主观上,必须属于确定故意,即明知违背法令,同时,行为也仅限于图私人不法利益,更界定必须要有人因此得利,才足以成罪,并删除未遂犯。于此严格的要件下,或能避免便民行为被当成是图利罪,致可使公务员勇于任事,却也象征公务员图利的成罪可能性,必然因此降低。以猎雷舰的招标过程来说,会酿成无以挽回,且最终恐得由全民埋单的庞大损失,或可归因于承办官员,放宽投标厂商的财力资格及招标条件,致让庆富公司有可乘之机。惟在《政府采购法》对此,乃授权由招标机关自行决定下,要说是图利行为,实有违罪刑法定。至于评选委员未出席,或者某些项目特别给高分,除非能查到有收受来自厂商的金钱利益,致能以受贿罪究责,否则,就属专业判断之余地,检方自不能恣意认定其属违法滥权。至于庆富公司受领24亿元的第三期款,虽是国防部违反预算编列,而擅自以调控方式为给付,但在《预算法》对项目流用之规定,实属空泛与模糊下,承办官员只要佯称不知,甚或过往即是如此,就很难合致于明知违背法令的主观要件。而同样的治罪困境,也出现于高雄市海洋局长(已卸任)为庆富公司取得兴达港,找渔业署相关人员说项一事。原本,如此明目张胆之行径,似逃不过法定刑为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图利重罪,却因此案未通过,致无人得利,则于此罪不处罚未遂下,即便有清楚录音为证,也只能望之兴嘆。去年司改国是会议期间,对于图利罪之存废,司法部与司法院有着尖锐之对立。惟不管未来是否废除,从相关公务员于庆富案全身而退之结果,却已注定图利罪逐渐走向名存实亡的窘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