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港湾 - 两岸三地新鲜事

首页 > 社会 > 正文

饿死中风母兄成乾尸 雄检对狠心儿求处极刑

2017-11-27 11:31:13

检警调查,龚男的母亲2009年中风卧床、哥哥也于今年3月中风,先后住进凤山一间老人养护中心,虽市府社会局有补助,家属仍须负担部分,但龚男竟沉迷赌博电玩、线上游戏,把母亲积蓄花光,遂接母、兄回家住。

不料,今年5月底龚男接2人回家,6月2日就不再给任何饮水食物,龚男6月6日死亡、龚母9日死亡,龚男杀人后,把2具尸体放床上,并在房门洒盐、苏打粉、樟脑丸,并用胶带封死门缝、窗户及钥匙孔等,在家伴尸超过2周;但因接获高市府环保局要喷登革热药剂,28日便离家逃逸。

龚男胞姊因一职联系不上他,7月4日遂会同警方回家查看,才发现惊人事实,也看到一张龚男自己写的遗书,不过检警组工程小组,过4天就在凤山一间网咖将他拘提到案。

龚男侦讯时坦承没给母亲及哥哥灌食、喂食等照料,还坦承喂母亲20多颗安眠药;老人养护中心院长证称,欠收5月份费用,曾建议龚男转介去便宜疗养院。法医解剖验尸发现,龚男遗体没外伤,内脏腐坏殆尽、皮革化呈现局部木乃伊现象;龚母则生前中风、局部肺塌陷、吸入性肺炎等,死因为中枢神经休克、呼吸衰竭,毒物检验无法认定有喂安眠药。

检方认为,龚男有法定扶养义务,因经济不佳将中风母亲、兄长接回家住,是具有负照顾义务的「保证人地位」,却不给食物饮水导致死亡,构成杀人之「不作为犯」,检方认为龚男用这方式对待亲人恶性重大,还在事后写遗书故布疑阵、畏罪潜逃,媒体披露遗体被发现,他仍逃匿不愿面对法律制裁,没有令人能悯恕的地方,对龚男求处极刑。